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生活资讯 > 综艺娱乐

局长成长史2302田国华给足方圆面子[局长成长史2302手打版已更新]

时间:2012-06-27 16:16:51  来源:马鞍山日报

2302、田国华给足方圆面子

一直坐在车里等候的苏全顺实在是不耐烦了。汪兴邦已经打过两遍电话,问苏全顺现在走了没有。

苏全顺说:“方书记还在楼上呢”

汪兴邦问:“见的是哪一位领导?”

苏全顺说:“省委宣传部田部长。”

汪兴邦说:“省教育厅的领导已经到了,我和翟局长有点应付不过来。苏科长,你也知道,省教育厅领导过来,有几分面子是方书记的。教育厅纪委米书记,现在有些不高兴了。”

苏全顺说:“我也在等,我没有办法。”

汪兴邦说:“你给方书记打个电话问问呗。”

苏全顺说:“要打请汪处打吧。我可没有这样的胆量,在方书记与省委领导交谈的时候,打进电话去。”

汪兴邦说:“你看,这都快6点了,这晚宴到底开始还是不开始呢?”

苏全顺说:“我一切行动听翟局长、方书记指挥。你们说开始,就开始。”

汪兴邦确实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省教育厅不但米政广来了,柳军参加了中午对孔子田的宴请,晚上竟然也出席了东州教育局的再次宴请。各个与东州教育有密切联系的处长们,也都在米政广和柳军到来之前,赶到了宴会的现场。大家都不好意思在厅领导到来之后再来。没有人敢在米书记、柳总督学的面前摆谱。现在好嘛,东州市教育局的副局长方圆摆了谱。

汪兴邦鼓足了勇气,给方圆打去电话:“方书记,您什么时间到酒店?”

方圆说:“田部长还在与我谈话。酒宴你们先开始吧。”

汪兴邦说:“米书记有些不高兴了。我看厅里的领导们似乎都有些不太高兴。”

方圆一阵头痛,皱起了眉头:“我争取尽快赶到。你们先开始。”

汪兴邦说:“好吧。方书记,您真地要快些。要是省厅领导都不高兴了,我们以后的工作就被动了。”

方圆说:“我知道。”

田国华明察秋毫:“小方,是不是晚上有安排?”

方圆说:“东州教育局宴请省教育厅的领导。现在省教育厅的领导都到了,我这个分管教学的副局长不到,失礼了。”

田国华笑呵呵地说:“你来这里,谈的也是正事,也很重要。人没有分身之术,你也不用焦虑。小方,我过去讨杯酒水喝,不知道欢迎不欢迎啊?”

这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哪!方圆正犯愁不知道怎样消除省教育厅领导们对自己的误会,对东州教育局的误解,现在,田国华竟然送了一个大面子!

方圆说:“欢迎,热烈欢迎啊!”

田国华说:“不过,我不分管教育,过去是否合适?”

方圆说:“合适,合适。”

田国华说:“那我们走吧。你坐我的车。我过去喝几杯,我就离开,晚上我还有其他事情。但不管怎么样,不能让你、让东州教育受了委屈。”

方圆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。

方圆连连感谢,给苏全顺打电话:“全顺,你现在直接去酒店吧。我坐田部长的车过去。你跟翟局长说一下,说田部长也参加我们的晚宴。”

苏全顺对方圆的敬畏上升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,他恭恭敬敬地回答:“是,方书记。”那态度,仿佛方圆就站在眼前一般。

苏全顺立刻给汪兴邦打电话:“汪处,方书记刚才来电话,说省委田部长也要参加我们的晚宴。”

汪兴邦也是大吃一惊:“什么时间到?”

苏全顺说:“现在就出发。”

汪兴邦挂断电话,就来到翟新文的面前,低声汇报:“省委宣传部田部长要出席我们的晚宴。”

柳军听到了:“小汪,你说什么?”

汪兴邦说:“报告柳厅长(注,虽然升任总督学,成为正厅级,但还习惯于称呼其为柳厅长,这是教育上的惯例),我局的方书记说,省委宣传部田部长要出席我们的晚宴。”

柳军看看米政广,看看有些动容的处长们,果断决策:“我看我们的酒宴再等一下开始吧。田部长要来,我和米书记、翟局长到大门口迎接一下吧。另外,这些已经动过的茶水杯,全部换成新杯;茶换新茶,档次再高一点;座位呢,再调整一下。”

翟新文说:“柳厅长,陪您和米书记,我坐这主陪,已经很惶恐了。田部长是省委领导,我想请您坐主陪,我去当个副陪,好不好?”

柳军说:“今天可是你们东州教育局请客。”

翟新文说:“您和米书记坐在我身边,这气场已经让我诚惶诚恐,如果田部长坐主宾,我恐怕会压得喘不过气来。”

柳军说:“好吧,那我就勉为其难了。老米,你位置不变,还是二宾。”

米政广说:“这样安排,挺好。只不过,小方同志只能当三陪了。”

全场都善意地笑了。方圆当三陪,特定的场合,有特定的效果。

柳军、米政广走在前面,翟新文跟在后面,下楼等候迎接田国华。

田国华在省里是一位比较开明且强势的宣传部长,与省委赵书记走得很近,在赵书记的支持下,清江省的舆论氛围比较民主,政治风气比较清明。但在省委圈子里,谁都知道田国华不好惹,就连省长、省委副书记都要礼让三分。一个相对务虚的岗位,能做到这样的程度,足见其强势。柳军、米政广这样的厅级干部,怕分管教育副省长屈必通的程度,远远逊于能够在省委常委会上有关键一票的田国华。

在下面等候了十多分钟,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停在了酒店的门厅。田国华、方圆分别坐车上走出来,柳军等迎上前。

柳军恭敬地欢迎:“田部长,您好。”

田国华说:“是柳督学吧。”

柳军说:“是我。”

田国华说:“这一位是米书记吧?”

米政广谦卑地说:“田部长您好,我是小米。”

田国华与米政广握手后,又伸出手:“你是东州的翟局长。”

翟新文说:“田部长好。”内心的震惊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:在这样的情形下,方圆不是主角,也胜似主角了。看起来,政治上一定要头脑清醒。今年曾经有过的要与方圆掰掰手腕的想法,还是算了吧。方圆的这个背景,恐怕自己还没有把方圆怎么样,人家方圆的背景已经把自己像草芥一样给灰飞烟灭了。

田国华态度和蔼而亲切:“真是不好意思。与小方谈事情谈得太久,把大家都饿坏了吧?”

柳军说:“这才6点多一点。有时候,晚宴7点开始也正常。”

田国华说:“走吧,我去向教育厅的同志们喝一杯赔罪酒。”

进了包间,大家全体起立,向田国华鼓掌欢迎。田国华摆摆手,走向主桌。

柳军说:“田部长,您请坐这里。”50多岁的柳军,动作轻快,把主宾的椅子向外搬了一搬,请田国华站到了椅子前面。

柳军说:“田部长请坐。”

汪兴邦带着方圆坐到了原本他要坐的位置——三陪岗位。汪兴邦和苏全顺,分别去了二桌、三桌。

看到田国华坐下,柳军挥挥手。众人都坐了下来!

柳军站在那里,朗声说道:“今天,是东州教育局的翟局长、方局长,代表东州教育,与我们省教育厅的同志们亲切交流。省委常委、省委宣传部田部长也在百忙之中来到了我们现场。这是东州教育的光荣,也是我们省教育厅同仁们的光荣。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,欢迎田部长莅临!”

热烈的掌声响起来。

田国华站了起来,摆了摆手。掌声慢慢平息,田国华说:“我今天来,是要给教育厅和东州教育局的同志们赔罪。我把东州教育局的方圆同志绑架在省委宣传部,谈了很多的工作,结果耽误了方圆同志与省教育厅同志们的交流。在这里,我先喝一杯赔罪酒。”

说完,不待柳军等人反应,一杯白酒已经下肚。

柳军大为惶恐:“田部长,您这是折煞我们教育厅的同志了。各位,田部长能够出席我们的晚宴,是我们的荣幸!我提议,各位都把杯中酒喝下,感谢田部长。”

柳军带头,杯中酒一饮而尽。在场的哪一位也不敢不喝啊!

田国华说:“谢谢大家。我再敬一杯酒,祝省教育厅的同志们身体健康、家庭幸福、工作顺利、万事如意!祝清江省的教育事业蒸蒸日上!”

田国华同样不待大家反应,又是满满一杯白酒。

看到省教育厅的人跟着喝了酒,田国华又端起第三杯:“这第三杯酒,我敬东州教育局的同志们。基层的同志们不容易,为了做好工作,既要付出汗水,还要付出智慧,还要跑部钱进争取政策和支持。我希望,东州教育事业一天比一天更好!我也希望,省教育厅能够给予东州教育更多的关心和支持,谢谢!”

田国华又喝一杯白酒。这一回,东州教育局和省教育厅的,全体都喝。这样喝酒的节奏,几乎所有人都没有遇到过。田部长不但在工作上强势,在酒场上也同样是当仁不让呢!

田国华说:“晚上我还有点其他的事情,我就不在这里了。大家在这里吃好,喝好,交流好。”田国华顿了一顿,田国华说:“我想,酒宴交流的情况,方圆同志一定会如实向我汇报。各位,大家吃好,喝好。”

省教育厅,包括米政广在内的每一个人,都顿感压力:我的个天,要是省教育厅方面对东州教育支持的力度不大,哪个处室对方圆的态度不好,这要是在田部长那里告上一小状,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柳军本身就知道方圆与孔子田的关系,对方圆一直关爱有加,这倒没有什么。

而翟新文心里是特别不好受,自己坐在这个副陪的位置,实际上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配角。田国华最后留下的这句话,足以让省教育厅的每一个人都掂量掂量其中的份量,对自己这个东州教育的一把手,恐怕真正能看在眼里的,就不太多了。

汪兴邦、苏全顺也算是基层官场的老人儿,对田国华留下这样一句话,自然也是体会良多。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打定主意:在教育局内,方圆支持的事情,哪怕是翟新文反对,也要坚决支持;在东州教育局,得罪了谁,也不能得罪方圆!这露出来的省里大背景,一个是宣传部田部长,一个是省军区盛将军。没露出来的呢?上一次省委书记、省委组织部长还都到过东州5中哩。

本站文章所有注明来源“马鞍山生活网”,均为本站原创编译,转载请注明出处
原文标题:局长成长史2302田国华给足方圆面子[局长成长史2302手打版已更新]
文章来自:/news/zyyl/2012-06-27/2710.html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广告服务 | 免责声明 | 友情链接
本网站的所有信息均由网友提供,真实性请网友自行鉴别,交易时如遇到争议和纠纷,本网站将不负任何法律责任。
Copyright 2009-2010 365体育投注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