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生活资讯 > 综艺娱乐

局长成长史2332方圆的新难题[局长成长史2332手打版已更新]

时间:2012-07-23 13:43:13  来源:马鞍山生活网

当方圆接到了王楚尹的电话,听王楚尹说了市委常委会的最新决定,方圆是真心为王楚尹高兴:“大哥再上一层楼,指日可待。我真是太为你高兴了。”王楚尹说:“感谢的话不说了。兄弟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你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。以后我们兄弟手相握,心相连,共同开创更美好的明天。”方圆说:“谢谢大哥。”王楚尹说:“今天晚上,来蓝岛吧,叫上双华妹子。我要与你不醉不休。”

虽然面对的是方圆,但王楚尹还是表现出了公安局准局长的霸气。这一下子可让方圆为了难。方圆说:“大哥,今天晚上已经与马市长约好了。”王楚尹说:“是马良禾请你吃饭?”方圆说:“是。”王楚尹说:“我是你大哥,是我们的情义深,还是你与马良禾的情义深?”方圆说:“当然是我们的情义深。”王楚尹说:“那就推一下,让马良禾再等一天。 ”方圆愁眉苦脸:“大哥,昨天晚上本来与马良禾约好的,但因为周市长那里有紧急的事情,所以就陪着周市长把问题给解决了。其实昨天马市长就不太高兴,今天如何再推,恐怕是不合适。”

王楚尹想了一想,说:“这样行不行?你先去参加马良禾的宴请。早点结束或提前退场,然后呢,你再赶到蓝岛这边。你计姐今天亲自下厨,把她看家的手艺拿出来。我呢,今天哪里也不去,就在蓝岛等着你。咱兄弟之间的情义,比任何人的宴请都更重要。今天,市公安局这边,下面的区县,都表达了想为我庆贺庆贺的意思,我全部拒绝了。第一个原因,当然是我们兄弟之间庆祝庆祝,比跟那些人庆祝更重要;第二个原因,我虽然通过市委常委会的推荐,但还有省公安厅这一关,我想等正式任命下达之后,再参加庆祝也不迟。现在,保持必要的低调,才是王道。所以,我希望兄弟你在9点之前一定要离开马良禾那里。我知道你现在面子大,请的人很多,但其他任何人,都不能胜过我们兄弟之间的情谊,对不对?”

方圆说:“是的,大哥。我一定力争9点前,赶到蓝岛。”

方圆慢慢感觉到:随着职位的提升,这应酬越来越多,而且大有一晚上赶两场、三场的发展趋势。当教师的时候,有个应酬,体现了一种面子,一种虚荣心;现在,面对着应酬,方圆感受到了沉重的负担。没有时间在晚上学习了;没有时间在晚上陪陪老婆、陪陪孩子。天天晚上与酒精为伍,与政治相伴,这大概就是当今中国的社会现实吧!最痛苦的是,天天这样应酬,酒精肝、脂肪肝、啤酒肚、高血脂、高血糖估计离自己也不远了。想想未来,这样应酬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啊!

在办公室里安静思考的时候,政工科科长滕飞跃敲门进来:“方书记,孙书记有请。”

方圆看着滕飞跃,心中奇怪:为什么孙红军不直接打电话找自己呢?方圆说:“滕科长,知道是什么事情吗?”滕飞跃说:“市委常委会通过决定,陈奇志副局长调离教育局,任龙湾区副区长。孙书记召集班子成员,通报一下市委常委会的决定。同时,临时召开一次党委会,研究一下人事的分工。”

方圆跟随滕飞跃,来到了会议室。到了会议室,却发现党委成员们都已经到齐了。方圆说: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”翟新文说:“不晚,不晚。大家都在等着你呢!”方圆拱拳:“真是不好意思。”孙红军平静地说:“方书记到了,我们现在开会。现在,我传达一下市委常委会的决定。”

事关教育局的决定很简单:陈奇志同志不再担任东州市教育局副局长,提名为龙湾区副区长候选人。

孙红军宣布完市委常委会的决定后,说:“陈奇志同志即将履新新的岗位,我们对陈奇志同志表示祝贺!同时,也衷心地祝愿陈奇志同志在新的岗位上能够做出更大的成绩。”陈奇志站起来,说:“感谢孙书记、翟局长、方书记和各位同事在过去的10个月里给予我的帮助和支持。我深深地体会到:在市教育局的工作经历,是我宝贵的人生财富。在这里,我丰富了自己,充实了自己,也提高了自己。这一切,都是我在县教体局所感受不到的。这些工作经验,对于我到龙湾区副区长这个全新的岗位上顺利开展工作,非常重要。我也期望,我在龙湾区的工作,能够得到市教育局领导一如既往的支持和帮助。谢谢!”

陈奇志讲得很好,但话里所包含的内容也很丰富。是啊,陈奇志在市教育局的10个月里,可以说是饱受排挤,饱受蹂躏。这确实是一笔特殊的宝贵财富!在这样复杂的政治斗争环境里,如果再不丰富斗争经验,再不提高斗争能力,那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。不用说,陈奇志这一次履职龙湾区,肯定是毕全力力荐的结果。

翟新文说:“这一次市委常委会上,我听说毕书记不但推荐了陈区长,也推荐了方圆同志到龙湾区任区委常委、副区长。只不过,没有获得常委会的通过。我认为,领导们的决定是英明的。方圆同志在东州教育事业发展进程中作用关键而独特,我是坚决不同意方圆同志离开教育系统的。”

方圆还没有得到这样的信息。就在这个时候,方圆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。方圆看了一眼,对孙红军说:“孙书记,是周市长的电话,不好意思,我不能不接。”

方圆站起身,接起了周鹏有的电话:“周市长,我是方圆。”方圆一边接电话,一边离开了会议室。周鹏有说:“市委常委会的情况,你已经了解了吧?”方圆说:“隐约听到了一点点。”周鹏有说:“毕全力力荐你去龙湾区委常委、副区长,但没有通过市委常委会的讨论。明裕云主席明确反对,认为东州教育更需要你。”方圆说:“我服从组织安排。”周鹏有说:“不是服从不服从的问题。你现在去龙湾区,不见得是好事。但是许多市委常委,都认可你在经济方面的表现,我估计,你在东州教育呆的时间不会太长了。 如果工作上有需要,你可能随时会充当救火队员或先锋官。我想说的是,你在东州教育肯定有自己的布局,这个时候应该加快进行,避免将来临时抱佛脚,导致许多跟随你的人都不能妥善安排。”

方圆说:“谢谢周叔提醒。”周鹏有说:“晚上有没有时间?我们一起商量商量。我会用我的经验给你提出参考意见,下一步你该怎么来布局。”方圆说:“周叔,今天晚上真不行。马市长与我昨天本应该见个面,但为了帮你处理一些事情,我只好爽约。今天晚上,真地不能再爽约了。”周鹏有说:“我理解你。马良禾的分工确定了,他接的正是廉松原来分管的工作。这一块工作,在全国许多地市都是很有油水的工作,但同样也是高风险的工作。廉松不就是先例吗?还有苏州市那个管城建的副市长,双规的时候,从他家搜出来的现金加银行卡,差不多有1.2亿。小方,我提醒你,马良禾能不能抵御得了这样的诱惑,我不敢确定。你今后的交友也要更加慎重,可不能因为结交了大贪官而最终影响到自己的进步。”

方圆想到了马良禾在省城和沪市走动的时候,动的都是大手笔的公款,内心也有些彷徨。马良禾,能当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好副市长吗?马良禾能抵挡得了房地产开发商、路桥建筑商的诱惑吗?

周鹏有说:“我不是说马良禾的坏话。我在东州官场几十年,对于绝大多数官员的操守,还是有一定的了解。若说当一个官员,没有一点人情往来,这个不现实。最重要的是把握好一个度,也就是底线。在底线之上,人情往来难免;在底线之下,坚决不能踏上去。小方,你是帮助过我的人,我就是希望你未来能够发展得更顺利,而不要走弯路。”

方圆说:“谢谢周叔。我现在心里有数了。”周鹏有说:“城建的工作,一直被宋云生和廉松联手掌控。现在,马良禾与王书记走得近,这里面肯定会爆发冲突。冲突的结果不外乎两种,一种是更大的冲突,另一种是马良禾被宋云生收编。这些可能性,都是存在的。我为什么要坚定与王书记走近,是因为我知道宋云生在经济方面存在的问题,恐怕比廉松更严重!”

方圆大惊失色。周鹏有说:“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当前的东州,可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啊!作为省里的领导,即便是在调查廉松的过程中发现了宋云生的问题,在短期内也不会轻易地拿掉宋云生了。小方啊,以后与宋云生的接触也要谨慎呢!”方圆说:“好的,周叔。”周鹏有说:“有些话本想当面说,这样今天晚上就算了。原本想推掉外事活动,这样今天晚上我还是与香港来的客人一起见个面吧。”

方圆回到了会议室。陈奇志站了起来:“孙书记,翟局长,方书记,各位同仁。从现在起我不再是东州教育局的副局长了,我就不适合参加教育局党委会了。我现在要赶到龙湾区,龙湾区人大常委会今天下午审议我的任命。我先走一步了。”翟新文说:“陈区长,今天晚上,市教育局给你摆一桌饯行宴,请你一定参加。”陈奇志说:“谢谢。今天晚上,毕书记说龙湾区方面有一个欢迎宴。不用了,谢谢。”翟新文说:“这怎么行呢?今天晚上你在龙湾区,明天晚上,市教育局再摆饯行宴,请一定要参加。” 陈奇志说:“那就是谢谢翟局长了。”翟新文说:“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,陈区长请不要太客气。”

在不了解内情的人看来,翟新文对陈奇志,可谓感情深厚。但实际的情况呢?翟新文在演戏,陈奇志又何尝不是在演戏。都说政治家比最优秀的演员还要出色,堪称影帝,这个话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方圆微笑着看眼前精彩的演出,内心早就波澜不惊。

孙红军说:“我们继续开会。陈区长原来分管教科所、安全科。现在,陈区长不再担任教育局副局长,这两个科室的分工也要调整一下。大家觉得怎么分工比较合适?”翟新文率先发言:“我今天在接到市委常委会的决定之后,就作了考虑。请方圆同志分管教科所,教研与科研不分家,这样也对路。请曹本松同志分管安全科。曹本松同志管体卫艺科、基建科,都与安全工作息息相关。卫生包括传染病安全、包含安全;基建包括施工安全、用电安全等。这样,本着小调整、大稳定的原则,其他同志的分管事项就不再变动。”

方圆闭着眼睛,没有说话。其实方圆心里不愿意再多管任何一个科室,主要的原因就是力不从心。要知道,5中的工作本身就很繁重,再加上政策法规科和教研室,特别是教研室,同样很是繁重。如果加一个教科所,只会让自己更累。本来就没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没有时间学习和阅读,如果再加上教科所,恐怕自己就会忙得找不到北了。

耿清说:“我同意翟局长的意见。这样来安排,比较合适。”孔丽丽说:“方书记那么能干,其实一并分管了教科所和安全科也没有问题。”

酸溜溜的味道弥漫在会议室里。翟新文瞪了孔丽丽一眼,孔丽丽立刻闭上了嘴。讲话要有度,只要能达到效果,就可以了。耿清的话恰到好处,而到了孔丽丽这里,就有了画蛇添足的感觉了。

方圆微笑了,眼睛没有睁开。他在找一种感觉,一种沉浸在政治斗争里的感觉。可以想像得到,今天下午的市委常委会上,政治斗争一定很激烈;现在教育局党委会,层级降低了,但政治斗争依旧存在。这挺有意思的。

汪兴邦、宋萍都不敢说话了。和平内心也是矛盾万分,很想支持方圆,也怕得罪翟新文。

韩素贞说话了:“既然今天调整分工,我也有个想法。我是主任督学,能分管好教育督导工作,这是我的职责所在。但因为当初我觉得自己还能行,所以又加管了基础教育科。在分管的这大半年里,我是真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。为什么呢?一是我年纪确实大了,二是我心脏不太好。基础教育科的工作,实在太过繁重,招生入学、学校管理、学籍管理、打造特色、品质升级,我经常呀累得下班了想站起来都没有力气,得休息好一会儿才能离开单位回家。老了,我确实老了,这个不服不行。所以,我请局党委今天研究一下,基教科再安排一位分管领导,好不好?”

这是大家谁也没有想到的话题。 孙红军说:“既然韩主任提出来了,那么我们就一并议一下。”翟新文说:“小方,教育管理、教研管理,都是一体的。你能者多劳,要不基教科也一并管着?”

方圆还没有说话,韩素贞说:“我想来想去,也是觉得小方来分管比较合适。小方来分管,有这样几个优势,第一,谢秉国是原来的教研室主任,小方是谢秉国的分管领导,管理基教科不存在磨合;第二,小方有能力,有水平,把教研室管得那么好,取得了那么多的成绩,我相信,也一定能管好基教科。”耿清说:“是啊。放眼全局,似乎也只有方书记管基教科最合适了。咱局里,教学管理出身的局领导,只有韩主任和方书记。别人就算是想管基教科,也力不从心。”

看起来,似乎还真是这么个情况。这简直就是在逼方圆上梁山,就是赶鸭子上架。方圆就算是想不接,也没有合适的理由了。

方圆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,睁开眼睛看着大家。方圆淡淡地说:“孙书记、翟局长,各位同事。与其研究人事分工,我有一个建议,或许比刚才各位提出来的,更受所有人的欢迎。”
 

本站文章所有注明来源“马鞍山生活网”,均为本站原创编译,转载请注明出处
原文标题:局长成长史2332方圆的新难题[局长成长史2332手打版已更新]
文章来自:/news/zyyl/2012-07-23/2739.html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广告服务 | 免责声明 | 友情链接
本网站的所有信息均由网友提供,真实性请网友自行鉴别,交易时如遇到争议和纠纷,本网站将不负任何法律责任。
Copyright 2009-2010 365体育投注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